淘集運自取點
律師參與執行形成破解執行難強大合力
發佈時間:2021-07-06 10:30 星期二
來源:法治日報——法制網

◆ 彌補法院財產調查力量手段不足 

◆ 架起法院與當事人之間溝通橋樑 

◆ 多方式調動律師參與執行積極性 

◆ 加強監督管理避免律師違規取證


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蔡長春
  黃波,湖南省長沙市嶽麓區人民法院執行局副局長,對於律師參與執行發揮的作用感受頗深。
  一起案值145萬元的融資租賃糾紛,嶽麓區法院作出判決後7年未能執結。2020年,該案恢復執行,某融資公司申請律師調查令。經授權律師查詢,找到被執行人名下一套房產。同年6月,法院對該房產啓動拍賣程序,還清剩餘案款,促使本案成功執結。
  當前,人民法院執行案件難度不斷增加,合理引入社會化力量無疑是一大有效破解渠道。《法治日報》記者近日調查發現,近年來,湖南、江蘇、江西等地創新引入律師參與執行工作,形成破解執行難的強大合力。

創新機制引入律師
  黃波告訴記者,當前,90%以上的執行案件會申請調查取證,每次取證通常要兩名幹警異地執行至少兩天,時間與經濟成本高昂。然而,一些具備履行能力的被執行人通過隱匿、轉移財產的方式逃避執行。法院財產調查執行力量和手段有限,而申請執行人作為利益相關者,通常能識別被執行人的實際償債能力。
  “隨着執行案件數量持續增加,對執行工作規範化、專業化的需求不斷提升,引入律師等專業力量參與執行是一種有益嘗試。”江蘇省南京市秦淮區人民法院執行局局長夏婕介紹説,2020年5月,秦淮區法院與南京市律師協會聯合發文,邀請律師參與法院集中執行、案件評查等工作,明確律師參與執行的7項職能與3項保障,包括接受當事人現場法律諮詢、協助執行法官化解矛盾糾紛、協助完成當事人請求的調查事項,協助開展打擊拒執犯罪、“執轉破”、法律援助工作,對法院執行工作進行監督等。
  為更好地落實律師參與執行工作機制,秦淮區法院設立江蘇首家律師參與執行工作站,於今年3月12日掛牌運行,50家律所入選工作站,參與秦淮區法院的執行工作。
  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局協調處處長沈曉蓓告訴記者,南京法院系統為律師參與執行工作創造便利條件,申請執行人的代理律師可以通過“我的南京”App在線申請調查令,主動對被執行人的下落、財產狀況等進行必要調查,及時向人民法院反饋。
  江西省新餘市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張勇介紹説,新餘中院設立執行事務中心,每天安排專人接待,提供執行事務查詢、網絡拍賣、線索舉報等“一站式”辦理或自助服務,確保律師隨時、快速完成相關程序。
  針對部分律師反映的發現被執行人財產線索後查人找物難問題,新餘中院積極與不動產登記、機動車管理等部門強化協作,在江西省率先實現不動產、機動車等在線查控系統市域全覆蓋。代理律師接受委託後,可隨時根據所發現財產類型線索向新餘法院提出申請,實現相關財產查控全流程在線辦理。

律師參與優勢明顯
  律師在執行工作中扮演的角色,用夏婕的話説是“不可或缺”的。根據法院開具的調查令,受委託代理律師協助法院查明被執行人的下落、婚姻狀況、財產狀況等事項,能夠為相關執行案件的解決提供重大助力。
  在夏婕看來,律師架起了法院與當事人之間溝通的橋樑。一些當事人由於法律素養不高,加之對執行流程及相關法律知識瞭解不夠,容易對執行法官產生誤解。律師能夠更好地向當事人明理釋法,消解其與法院間的對抗情緒,也有助於同法官進行溝通協調,促進案件有效執行。
  “調查效率高、專業素養高、辦事靈活度高”,黃波將律師參與執行的優勢總結為“三高”。他認為,律師有着較高的職業素養,針對不同地點的被執行人,可由當地律師就近進行信息調取查詢,節約時間和金錢成本的同時也提高了執行效率。
  夏婕注意到,律師的參與能夠對執行工作程序、執行措施和執行人員作風等進行有效監督,督促法院提升工作質效。

完善制度保障規範
  在張某與南京某園林工程公司勞動爭議案中,經法院調解雙方達成協議,公司一次性支付張某勞務費6.5萬元。但調解生效後,該公司一直沒有履行義務。
  今年3月,張某向秦淮區法院申請強制執行。立案後,執行法官未查到公司負責人芮某名下有任何可供執行的財產,也沒能找到芮某,案件陷入僵局。
  4月,張某聽説秦淮區法院成立了律師參與執行工作站,便前往向值班律師於瑩瑩進行諮詢。於瑩瑩發現,自己恰好認識被執行人的代理律師,於是協助承辦法官聯繫該律師,並在其協助下找到芮某。經過執行法官與代理律師耐心工作和釋法説理,芮某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,一次性還清了欠款,該案順利執結。
  夏婕告訴記者,自秦淮區法院律師參與執行工作站運行以來,50家律所的派駐律師已為近150名當事人提供法律諮詢服務168次,參與化解信訪投訴7起,參與集中執行活動8次。
  今年以來,南京中院共開具51份委託律師調查令,同比增加70%,受委託律師全部圓滿完成各類相關委託事項。
  “律師調查令充分調動了律師配合案件執行的積極性,減輕了執行法官的事務性負擔,提高了司法資源的利用效率,更加優質高效地幫助申請執行人實現勝訴權益。”黃波介紹説,2019年以來,嶽麓區法院已在2134件涉工程機械行業案件執行過程中籤發律師調查令4629份,查詢到被執行人房產2924套、車輛8772台,助力法院後期執行到位金額約2.8億元。
  張勇告訴記者,通過多維度引入律師等社會化力量參與執行,新餘法院執行質效顯著提升,今年1月至5月,全市法院執行案件結案3646件,同比增加908件,結案率57.49%,同比上升6.64%,法定期限內結案率99.95%,同比上升0.91%。
  “在推進律師參與執行工作過程中,秦淮區法院注重對其進行規範。”夏婕説,秦淮區法院明確規定,進入執行工作站的值班律師所提供的服務完全免費,一旦發現律師有不當行為,核實無誤後將取消其參與資格,並協調相關部門進行相應處罰。秦淮區法院建立了定期會商、第三方評估以及表彰獎勵機制,為深入推進律師參與執行工作提供有力保障,對錶現優秀的律所、律師進行表彰獎勵,充分調動律師參與執行的積極性。
  律師開展財產調查工作時可能遇到當事人、負有協助義務的單位不配合的情況。沈曉蓓提醒律師,遇到此類情況應及時與法院溝通,法院將責令對方履行協助義務,必要時依法予以通告和處罰。
  黃波建議,進一步完善律師調查令的配套制度,確保充分發揮律師參與執行工作的優勢作用,不斷細化律師調查令的適用規範,既盡到信息調取義務,又保護被執行人個人隱私。
  “要注意加強對律師隊伍的監督與管理,避免出現律師違規取證,確保律師嚴格遵守職業道德,依法依規正確行使調查權。”黃波提醒道。

責任編輯:朱曄
8544455